本小微不是西郊土著姑娘,

去西郊探店,也闹过几次笑话。

记得去探品品味的时候,

信心满满的带上了几枚好友,

出了地铁口骑了小黄就赶赴品品味,

本来是出了地铁口向左三个路口就应该骑到的,

小微硬是带错了路,向右骑了五个路口,

感觉越来越不对劲,只好又相反骑了好久,

一帮人累到腿软,

不过在吃到红灯笼和品品味的时候,

发自内心觉得这一趟,没白跑。

图文|眉子

西郊的好味道也是着实不少,

小巷中更是藏龙卧虎,

前几天小微又追着吃货们的足迹,

去到了百花路,

终于吃到了这[百花路三宝]

没办法~

做美食编辑嘛,就要保持对西郊的热爱,

无论你是住在东西南北。

石记酸辣面鱼

地址:建设路百花路向南100米路西(房管局西边家属院内)

面鱼这东西,小时候吃到过几次,

那时候觉得也没有多好吃,

心想就是升级版的凉皮嘛,

不过也是奇怪,在我眼中平平的面鱼,

多年不吃但也时常的惦记着。

做了美食编辑之后,

才又找到了面鱼的线索。

百花路一个家属院门口,

不起眼的小摊,就是横扫一众吃货的石记面鱼老摊。

老板做面鱼已经有20年了,

最开始在友爱路卖面鱼,

后来城市改建,才搬回到百花街这里。

面鱼虽然看起来不起眼,

不过做起来也是费事,老石每天早上五点起来,

开始做面鱼,弄面,滴漏成面鱼状。

一碗面鱼,半碗小料,

酸白菜,萝卜丁,韭菜,麻酱……

老板放料的时候,也是绝不含糊,

大勺大勺的放,生怕味不够,吃的不痛快。

一碗下肚,酸爽解暑!

小时候关于夏天的记忆,

从味蕾一下全都回来了。

阿康小吃

地址:建设路与百花路交叉口向南50米路东

酸辣面鱼对面,就是西郊久负盛名的阿康了,

过了饭点,店里依然人声鼎沸,

几乎找不到落脚的地方,

来之前做了功课,

凉面,凉皮,面筋,牛肚是标配,

外加一碗两掺砂锅,

三个人中午可就吃的美了。

凉皮比较劲道,辣椒红油给的足足的,

吃第一口居然会有点被呛到。

相比较凉皮,我更喜欢吃凉面,

也是带点甜头的怪味凉面,

可能是拍照时间久了,

面吃到嘴里的时候,没有非常弹牙,

味道也稍微有点淡,

但也可能是我口味被养的太过于重口了。

砂锅两掺比较地道,

能吃到老式砂锅的感觉,

宽宽的刀削面和滑溜的土豆粉,

香菇,肉块,千张海带就是地道的西郊味~

来阿康很多都是多年的老食客,

麻酱面筋,牛肚几乎桌桌必点,

这几乎是店和食客之间形成的默契,

西郊很多店也都是如此,

品品味的炒三掺肉夹馍,

胖娃的脆肠腰花,

经营多年,默契不在言语之间。

豫清斋抖鸡

地址:友爱路百花路北五十米左右路东

大概一年前,就听说过[抖鸡],

那时候以为是什么网红新品,

后来吃货们告诉我,这是百花路上的一家老店,

因为肉皮松软,轻轻一抖便可脱骨,

得名来[抖鸡]

我平时就非常喜欢吃烧鸡,

甚至一度觉得自己上辈子大概是黄鼠狼转世,

一顿饭半只鸡,不在话下。

不大的门头,因为修路,我们找了好久,

一只只鸡子,隔着玻璃摆在柜台后,

看着别提多喜人,

整间屋子都充满浓浓的料香味,

选了一只烧鸡打包回家,

一路上想的都是回家怎么开膛破肚!

手刃烧鸡的画面。

一路奔波,肯定不如刚出炉时候的鲜劲儿,

抖是抖不起来了,轻轻一撕,皮肉脱骨,

油亮的鸡皮,嫩滑的鸡肉,

烧鸡先吃鸡大腿,一口咬下去,

结结实实的过了一把肉瘾!

20多年的老招牌,名不虚传!

百花路只是西郊美食的一个缩影,

还有太多的大街小巷里等待我们去发掘,

不管味道现在变得如何,

情怀总是在那里,跑不了。